出生不久就随家人迁居南京

2019-06-19 12:35

自2007年起,东南大学开设了茅以升班,每年招收大约40名学生,以茅以升先生的名字命名该班级,是以此激励学生树立远大理想,成长为对国家和民族有用的高素质人才。可见,他对今天的东南大学学生仍然产生着影响。

龙舟竞渡的盛事,却变成了老百姓落水的事故,这出乎预料的转变,经过小朋友的描述,听得年幼的茅以升心情激动。等小朋友离开后,躺在床上的他浮想联翩,暗暗下了决心:将来要学习造桥,要造出千万人踩不坏、挤不塌、踏不断的桥。

在康尔的眼中,茅以升是一个典型的民国科学家。“他有那时的知识分子共有的优缺点,优点是忧国忧民,希望在国家危难之际贡献力量,并且执著拼搏,没有太多的功利之心,缺点,或者称为弱点更恰当,他不适合当官。”茅以升是当过官的,他曾任江苏省水利局局长,但不到一年就辞职了。

这一天,秦淮河上热闹非凡,一百多条龙舟一字排开,船上坐着划船手,只等一声令下。河岸边站满了观看龙舟竞渡的人,穿戴鲜艳的大人小孩熙熙攘攘,都想占据一个好位置,而文德桥上当然是最理想的选择。当龙舟划过文德桥下,数百人拥向前去,只听哗啦啦一声响,桥塌了,许多人都摔到桥下去了。

“之前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过于粗疏,与事实不符”,康尔说,当年国民政府军政府以抵抗日本为由,要炸掉钱塘江大桥,但茅以升其实是反对炸桥的,他不是舍不得自己的心血,而是考虑到当时大批的难民逃亡要从桥上过。正因如此,金教官1937年11月带着命令去炸钱塘江大桥,但直到12月23日桥才炸毁,中间的38天茅以升都在据理力争。

造钱塘江大桥是茅以升一生中的大事,不过说到他为什么要造桥,怎样走上造桥之路,却要从南京说起,要从秦淮河上、夫子庙里的一座桥说起。

茅以升是镇江人,出生不久就随家人迁居南京,在南京读的小学。他和文德桥的渊源,来自于一次塌桥事故,正是这次事故,激起了他造桥的雄心。

康尔表示,尽管钱塘江大桥最终还是难逃被炸毁的命运,但是茅以升尽了最大的努力。据统计,在他争取到的38天时间里,有近百万难民成功撤离,生命得以保全。事实证明,炸桥的决定是糊涂的,战争的初衷是为了保护本国的民众,而炸桥不一定能阻断敌人的进攻,却会绝了逃亡难民的活路。

大师的赤子之心

茅以升当然也不例外。幼年时身边的塌桥事故,激起他的造桥雄心,矢志坚持直至梦想成真;青年时任江苏省水利局局长,遇上闹水灾,堤防决口,灾民逾万,本来责任不在他,但他目睹水灾惨状还是辞了职;钱塘江大桥建好,偏偏赶上日军侵袭,政府命令炸毁,他却为了难民逃难,反对炸桥,虽然桥最终还是被炸,但延迟了三十八天,拯救了百万难民。

去年,东南大学土木学院举办了东南大学土木工程学科(系、学院)成立90周年纪念大会,其中活动之一便是纪念茅以升先生。“当时想组织学生去看看茅老当年居住过的故居,不料世事沧桑,房子早已易主,参观只得作罢。”丁汉山语带遗憾地说。

这是去年12月6日到7日晚,南京江南剧院上演的话剧《激辩三十八天》中的情节。很多人都以为,为了阻挡日军进攻,茅以升毅然炸毁钱塘江大桥,事实上他是反对的,因为桥一断,就绝了逃亡难民的活路。

基于这一判断,康尔花了三年时间,创作了话剧《激辩三十八天》,以三场意味深长的辩论,还原了38天的时间里,茅以升为了坚持自己的想法所付出的努力。

东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中国古桥研究所所长丁汉山表示,“茅老对东南大学工科的影响巨大,为东南大学工科的初创和发展做出巨大贡献,是东南大学工科当之无愧的创始人之一。当年的东南大学工科,如今已发展成为东南大学土木学院、机械学院、建筑学院、材料学院、交通学院等院系。”

1933年,茅以升担任钱塘江大桥的工委会主任,主持钱塘江大桥的建设。在不到两年半的时间内,在极其复杂的水文地质条件下,克服重重困难,于1937年11月,建成了钱塘江大桥,这是中国桥梁建设史上的一个里程碑,其技术达到了当时的国际水平。然而,1937年12月23日,随着一声巨响,建成不久的钱塘江大桥顷刻间便轰然崩塌。

自清末起,秦淮河上每年端午节都要划龙船,看龙舟竞渡。有一年端午节的前一天,几个小朋友来茅家约茅以升第二天到秦淮河去看龙舟竞渡。不巧,端午节当天,他的胃疼得厉害,只好在家休养,请小朋友们看完后,再把赛龙舟的情况告诉他。

很多文字都这样记载:1937年12月,日寇的铁蹄逼近浙江,为了防止自己辛苦造好的桥留下来给敌人利用,茅以升亲自指挥人员在大桥上安装炸药,毅然炸断了钱塘江大桥。似乎民族大义当先,茅以升情愿炸掉钱塘江大桥。对此,南京大学艺术研究院教授、副院长康尔却有不同的看法。

1937年11月,桥梁专家茅以升正在为钱塘江大桥筹备竣工典礼,爆破专家金教官带着国民政府军政部的密令赶来,要求茅以升协助他炸毁刚刚建成的钱塘江大桥。在时任浙江省主席朱家骅的办公室里,茅以升与金教官进行了三场激烈的辩论,延迟炸桥长达38天……

1922年7月,茅以升受聘东南大学教授,并首任东南大学工科主任,直至1924年离开东南大学出任河海工科大学校长。

幼年的决心没有失落,茅以升逐步实现了夙愿,从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开始,他一路走到了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,学成后,他选择了回国。

南京大学教授袁李来退休多年,她曾经参与编写过《南大逸事》一书,书中就描写了这段往事,在她的指点下,一切仿佛重现在眼前。

提到中国桥梁建设史,绕不过茅以升先生。他主持修建了钱塘江大桥和武汉长江大桥,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,又是美国工程院院士,在他专长的这个领域,绝对称得上大家。民国大师多,大师之为大师,原因众说纷纭,不得不提的是他们的赤子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