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好能具备一点特异功能

2019-06-13 14:28

航空公司显然不认同我的这一观点,他们用心用力、变换花样,试图让乘坐飞机的主顾即便用70%的味觉,也能享受到自己提供的美味:于是,德国汉莎航空公司(deutsche lufthansa ag)请来了国际名厨设计食谱,阿联酋航空公司(emirates airlines)从希尔顿酒店集团挖来大厨做行政总厨严格把关,卡塔尔航空与中国大饭店西餐厅合作完成飞机配餐,国泰航空与香港的老字号名店镛记合作,让顾客吃到即便亲临香港也要排队才能落座的金牌烧鹅……上述的种种举措或许还不能全部满足旅客挑剔的胃口,但至少说明“飞机无美食”这一现象正悄然被打破。

我的朋友b,对飞机餐有种近乎虔诚的热爱,只要是飞机上的饭,对他而言,其美味程度超过任何一个餐厅。这如果发生在一个很少坐飞机,偶尔上了天什么都新鲜的人身上也罢,可他偏偏是一个长年累月天上飞的商务人士。此癖好从他还是个小喽啰时开始,直到十年后的今天,他已是副总裁,丝毫没有改变。不同的是,除几个早年混迹一起的死党,很少再有人知道这典故。毕竟身份不同了,喜欢打高尔夫这类爱好,越多人知道越好。而喜欢吃飞机餐,还是不说为妙。不过在他独自坐飞机时,他依然享受那个过程:有滋有味地享用完盘中餐,然后厚着脸皮和空姐套磁,美滋滋地吃上第二份……

一直以来,我都很难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。因为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绝大多数人,都无论如何也对飞机上的食物提不起兴趣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了一篇名为《向飞机餐致敬》的文章,其中给出这样的观点:人在高空飞行的时候,味觉会丧失30%,如果加之时差等原因造成的生物钟紊乱,这一数字还将上升。原来并不是东西不好吃,而是我们自身系统的问题。看来我那个朋友,是在高空飞行中味觉丝毫不丧失的一个特例。原来要在飞机上享受美味,要具有某些方面的“特异功能”。

图3:印度捷特航空的商务舱除了配备可躺下的座椅,还有三道菜的美餐。

图2:印度捷特航空的商务舱除了配备可躺下的座椅,还有三道菜的美餐。

人在高空飞行的时候,味觉会丧失30%,如果加之时差等原因造成的生物钟紊乱,这一数字还将上升。再加上我们总能碰到一些态度傲慢、动作粗鲁的空中小姐,所以我们总觉得飞机餐不好吃,其实要享受飞机上的美味,最好能具备一点“特异功能”。